黑猫胃洞无敌大_求喂食

【丸昴】厌食症

SURI:

夏季限定甜点番外


本篇指路   


亦可单独食用,不过会错过一些和本篇呼应的小彩蛋


夏天不如来谈一场黏糊糊的恋爱吧www






>>


丸山最近有一个困扰,盛夏的烈日把渋谷晒蔫了。


七月初的那一阵,正在假期中的渋谷几乎天天赖在自己的蛋糕店里。来了兴致就帮忙招呼会儿客人,闲来便抱了把吉他盘腿坐在自己在后厨一眼就能看到的位子里自顾自地弹唱。清新的和弦和微哑的声线落入心中泛起阵阵涟漪,荡起的爱意像是没有穷尽一般,只是丸山不敢抬头看渋谷,怕自己过分炽热的眼神会破坏了这美好的图景,只能将泛滥的爱意融入蛋糕的甜腻中。


卷毛犬系甜点师和洋葱头猫系吉他手的组合给店里带来不少人气,尤其是放假的女子高中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胆子稍大些的女孩还会在朋友的怂恿起哄下和渋谷搭上几句话,然后就羞着脸跑开了。若是什么时候被问多了和自己的关系,自己那脸皮比纸薄的恋人就会索性撂挑子不干,捧着一杯冰咖啡躲在工作间的一角里放空自我。虽然他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才不会和这些小姑娘一般见识,并将这种行为称为“为了对客人负责所以要监督你”,但是丸山是不会错过他餍足的眼神和上扬的嘴角的。


这就是小渋最惹人喜欢的地方呀,丸山为能独享这样的渋谷而窃喜着。


不过随着不断升温除了恋情以外还有那恼人的暑气,连续数日高悬在头顶的骄阳生生地隔开了这对恋人。哪怕只有十多分钟的步行距离,怕热的恋人也不乐意从空调房里挪开半步。


“不行不行,出门的话我会化掉的。”


“我是真的会中暑的。”


电话的另一头是慵懒的声线和撒娇般的鼻音,纵然有无数句想要见你,面对这样让人难以拒绝的语调丸山只能把他们全部都咽回了肚子里。


想要见小渋的念头在脑中吵闹个不停,无心工作的丸山心中甚至萌生了把渋谷家空调弄坏,然后把他绑来自己店里的念头。这样的话,小渋会当场把自己甩了吧。丸山目送着客人离开,想到这样一个糟糕的结果沮丧地瘪了瘪嘴。


一个多星期没能见到渋谷了,不过软磨硬泡了好几天他终于同意自己今天夜里去他家里吃夜宵。夏夜的单调蝉鸣无休无止,秒针的挪动都比平时慢了两倍,就算丸山平日性子再好都忍不住一阵烦躁。这几日渋谷在电话里的声音都是蔫蔫的,像是永远睡不醒似的,有气无力地抱怨着诸如夏天没有胃口或是蝉鸣吵得睡不着之类的琐事。


并不远的距离好像被拉到了无限长,好想要陪在他的身边,熬过一个又一个酷暑。


终于熬到了关店的时间,丸山小心翼翼地把冒着冷气的蛋糕装盒,又不放心似的多塞了两个冰袋。


柠檬戚风蛋糕胚,冰过的乳酪浓郁的口感不再那么突出,搭配上微苦的朗姆酒,这样的组合应该可以给小渋消去些暑气吧。


丸山一手提着蛋糕,另一只手捂在胸口处,试图平息过快的心跳。那种感觉让他想起那日在湘南两人并肩坐在堤坝上吹着海风,自己悄悄地转过头却和渋谷对上了视线。半落的夕阳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的带着金边的柔和轮廓和眉眼间藏不住的笑意让自己在某一瞬忘了如何呼吸。


是恋爱的心跳声。




渋谷给自己开门时精神看起来依然不怎么好,就说了句“夜宵在餐桌上”,便兀自汲着拖鞋坐回到沙发前的地毯上,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继续看一部黑白老电影。


餐厅暖色的灯光洒在桌上的煎鱼、毛豆和一杯冰啤酒上,平添了几分食欲。


“是秋刀鱼啊……”


丸山有过那么数秒的失落,分明自己之前就和他提起过自己最爱的是炸鸡块。


“我只会做这些。”


听到了自己小声的不满,渋谷转过头瞪了自己一眼。不过秋刀鱼煎得酥软,依然是热腾腾的,看来渋谷是掐准了自己到访的时间,想到这一份用心,方才那些小情绪瞬间烟消云散。


一杯啤酒下肚,此时微醺时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恰到好处。客厅里没有开灯,电视机闪烁着的光映在渋谷的脸上,那平和安好的模样让丸山心中涌起了几分想要更亲昵的冲动。丸山便收拾了碗筷,凑到渋谷身边坐下来。


“黏糊糊的讨厌死了。”


“小渋,我可以抱你嘛?”


“嗯。”


浓浓的鼻音。


渋谷比自己瘦小些,从他的身后抱住,是正好可以圈进怀里的大小。钻进同一条毛毯之后,丸山才发现渋谷像个乖巧的幼稚园孩童似的,一直保持着双手环抱着膝盖的姿势。这样的可爱触动了心口某块柔软的部分,丸山不禁解开了他交叉环扣的双手,把其中一只握入自己的掌心中,也是恰到好处的大小。


“你怎么这么烫,像个大火炉。”


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却在自己怀里蹭了蹭,调整到了一个最惬意的位置便安静了下来,只有浅浅的呼吸声。


“小渋我给你带了蛋糕,现在吃吗?”


“我懒得动,你喂我。”


小渋你是不知道,这样不自知的撒娇是有多难得,丸山突然希望这个酷暑能够再长些。


领取了投喂任务的丸山自是一点不敢怠慢。剜起一勺蛋糕送到渋谷的嘴边,他就像猫一样一下咬住勺子,把整个勺子都含在嘴里,再一点一点把蛋糕舔舐干净。看着渋谷吃得那么乖巧的模样,丸山突然玩心大起,他凑过来的时候便把勺子拿远让他扑了个空。不过渋谷没有立刻发作,让丸山一度以为他无精打采到有些病了。忽然手心一阵剧痛,自己覆在渋谷手上的那只手被狠狠地掐了一把,丸山忍不住呲牙咧嘴嚎了一声,不过看到他得意的眼神中闪着些光,便心满意足地笑了。


“这样精神点了吧。”


“多亏了你啊,我这个夏天一点胃口都没有。”


渋谷难得的称赞却没被丸山听进心里,自己的视线落在他嘴角边蹭上的一小块乳酪就无法再挪开了。丸山觉得自己又是一阵头脑发烫,心砰砰乱跳,想要凑上去把嘴角的乳酪舔舐干净,想要知道边上的那两瓣唇是不是比乳酪更甜。大概是察觉到了自己的邪念,渋谷有些狐疑地往嘴角上一抹,低头看了一眼大拇指上的东西便扭头瞪了自己一眼,又把大拇指舔了个干净。


老电影里冗长的对白、带有年代感的配乐和缓慢平移的镜头好像把时间拉得更长了,影片中意气风发的少年已垂垂老矣,自己也像是抱着怀中的恋人恍恍惚惚走过了一生。渋谷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忍心打破这美好的画面,只是他在看电影,自己在看他。


电影终于打上了片尾的字幕,渋谷依然盯着电视,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就是啊,我很喜欢隆平做的甜点,以后可不可以一直做给我吃?”


渋谷说出的爱语像是包裹起来的蜜糖,把最甜蜜的部分深深地藏了起来,他从不会直言爱或者喜欢,那是渋谷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这让自己不禁联想起了很多。比如他会在自己准备早餐的声音中醒来,迷迷糊糊地问一句“隆平今天的早餐是什么”。不过这些隐秘的幻想都难以说出口,丸山只能把他圈得更紧了些,说:“嗯,一直给你做。”




翌日清早,离开店的时间约莫还有半个多小时,丸山刚在仓库里清点完原材料,正打算吃些早饭然后做开店的准备,却发现渋谷窝在他专属的那个沙发椅上睡得正香甜,披着和昨晚相同的毛毯,只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丸山盯着他安静的睡颜发了好一会儿呆,突然冒出了给他做早餐的念头。附近便利店买来的吐司裹上掺了糖的蛋液,再铺上芝士放进烤箱里烤五分钟。熟练地做完了两份早饭,丸山却紧张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期待吧,自己近来总是开始会想些未来的事情,比如现在,自己若是以后和小渋同居了,每一个早晨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副光景。


快要满溢出来的爱像是梅雨季节的青苔,细细密密地织成了一条柔软的深绿色毛毯,想要轻轻地盖在恋人的身上,伴他安稳地度过每一个夜。


渋谷在咖啡机研磨豆子的声音中醒了过来:“丸山,好吵啊……”


“再等几分钟早餐就好了。”


“嗯……我想趁天气还不热的时候过来,起得太早就来补个觉。”


渋谷把脸埋在双手里,胡乱捏了好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


“小渋早上好!吃完我的爱心早餐开始元气满满的一天吧!”


“神经。”


虽然嘴上说着嫌弃,渋谷却笑得格外的开怀,冲着自己张牙舞爪了好一会儿。


奶香浓郁的吐司,冒着热气的咖啡和恢复元气的渋谷。


丸山希望每一个早晨都是如此。




>>


黏糊糊的夏天,黏糊糊的恋爱,都讨厌极了。


这个世界潜藏着的那些试图毁灭自己的事物里,如果香菇排在第一,那么第二绝对就是夏天了。


夏天给自己的感觉就是这个世界上仿佛平白无故多出了许多不讨人喜欢的女子高中生,她们会凑到自己耳边说一句“我们都觉得你和店长好般配哦”,又羞着脸在朋友的欢呼起哄声中迅速跑开。她们好像完全不会在意这样做会不会惹恼对方,可是哪怕自己想要发作,对着她们嘻嘻哈哈的脸也不好说什么。


嘛,反正她们的眼光也不赖就是了。


夏天最让人恼火的还是那暑气。踏出门还没有五分钟脸上就汗津津的,耳侧的细发粘在脸上,怎么都摆弄不好。空气中水分含量过高带来的那种全身都黏糊糊的感觉,就像是整只鼻涕怪趴在自己身上怎么都甩不掉一样,而那烈日仿佛要把人晒干一样,一点一点抽走了自己的精神,哪怕一直都窝在空调房间里,渋谷都要在夏天经历很长一段时间萎靡不振的状态,具体症状就是毫无食欲,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每日无所事事地发呆。


偏偏自己的恋人也是一个黏糊糊的人,这让渋谷想起了甩不掉的鼻涕怪。他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黏在自己身边,自己懒得去店里的日子里他会在电话里花很长的时间拐弯抹角地表达想要见自己的意愿,那七弯八绕的表达方式把自己说得晕乎乎的,语气也自然是湿哒哒、黏糊糊的。


那种怎么都摆脱不了的黏糊糊的感觉让渋谷觉得他应当等到秋天凉爽的时节再答应丸山的表白的。


渋谷想见丸山的意愿并不强烈,窝在房间里时间久了本就浑身无力,再加上那人的模样也黏在了自己的大脑里。发呆放空时渋谷就在沙发或是床上蜷成一团,藏在大脑中各个角落里的关于丸山的点点滴滴都能当做是素材排遣时光,把那些记忆一页一页地反复阅读,每翻到一页他的语言和他的神情立体了起来,就好像他在自己身边一样,细碎的卷发仿佛扫过自己的颈侧,低声说着缱绻的耳语。有时候想着想着便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中,他的形象也随之变得模糊,甚至只剩下了他带给自己的感觉,比如手掌握上去湿润宽厚,又比如初见时的笑容温暖了整个冬季。


从浅浅的睡眠里醒来,夜幕已然沉沉降临。很多人说午睡到这个时候醒来的人会感到宛若被世界遗忘的孤独,渋谷倒是没有这么认为,这或许是恋爱中的人的特权,自己禁不住丸山的死缠烂打同意了他今天来家里吃夜宵,对于不擅厨艺的自己来说剩下的时间并不多了,自然是没有什么功夫对着墨黑的天伤春悲秋。


从平日的闲聊里渋谷早就记住了丸山爱吃炸鸡块,自己也想给丸山一个惊喜,还能结结实实地把丸山偶尔冒出来的委屈抱怨“小渋是不是不爱我”给堵回去。鸡块已经腌了一整个下午,渋谷照着食谱把鸡块浸在蛋液里,再滚上一层面粉便下油锅炸。食谱上的寥寥数行实践起来却完全是另一回事了,炸出来的成品不是又干又柴,就是焦糊在锅上。


于是,渋谷对着食谱上“厨艺零基础的你也能一次成功”几个字生了五分钟的闷气,甚至打好了投诉那虚假宣传的无良商家的腹稿。


不过那家伙应该比我擅长做饭,想到这一点的渋谷决定不再计较。


那是一个可以被他反复咀嚼品味一整个夏天的夜晚。在厨房里折腾了不少时间之后,坐在黑暗的客厅里,渋谷只觉得昏昏沉沉的,腰背隐隐的酸疼无法通过调整坐姿排解,吃了些油腻的炸鸡块之后又腾涌起了一阵反胃感,只能挑一部电影来些许转移下注意力,但是这些不适感都在丸山的怀抱中奇迹般的消失了,或者说是被他身体的气息包裹着自己带来的安心感和多巴胺分泌带来的愉悦感缓释了。他的身体比自己温度更高些,又是易出汗的体质,就算吹了会儿空调身体还是黏黏的。不过窝在他怀里的时候,渋谷想,如果是丸山的话,那种黏糊糊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渋谷觉得自己有些贪婪,理所当然地霸占着丸山的一切,窝在他的怀里,使唤他给自己喂蛋糕吃,甚至那蛋糕也是特意做给自己吃的。那清淡的乳酪蛋糕着实抚慰了食欲不振的胃,多日以来的萎靡状态也好像因为丸山的陪伴而烟消云散。


丸山你知道么,尽管我绝对不会说出口,但是我对你的爱绝不会比你对我的少一分。


大概,恋情是最治愈的良药。




渋谷又恢复了整日赖在丸山店里的作息,虽然有的时候出门真的是煎熬,但是丸山总会在冰箱里备好一大杯柠檬薄荷水,一大口灌下去暑气便消去了大半。渋谷觉得自己大概上辈子就是一只猫,哪怕一直窝在室内也不会觉得闷,但是丸山就不一样了,好不容易快盼来两个星期一次的休店日,他早早地就和自己说想要出去玩。


可是,真的很热啊,渋谷望了一眼玻璃窗外刺眼的阳光,有些退缩。


如果丸山在身边的话,或许就不那么难熬了。


幸好丸山也没有要特意挑战自己忍耐力的打算,就约了自己落日时分去坐摩天轮。其实自己对于这种小女生的浪漫兴致缺缺,只是因为自己知道他的一个秘密才应允了下来。


就在自己泡在丸山店中的某一日里,看见他闲来的时候一直在一本笔记本上涂涂画画,一时好奇心起便要了过来翻看。都是些随手记录的食谱和或是成功或是失败的经验,大半本笔记本写得满满当当的。翻到某一页时,渋谷的心却漏跳了一拍。那一页大约只写了些诸如白巧克力、乳酪的原料,还有一行相当潦草的字。


“想在摩天轮上和他接吻。”


时间是他们正式认识的那一日。


渋谷心中总想着做些什么感谢丸山的陪伴,爱既然难以言说就只能用行动来证明了。因此,当摩天轮快升到最高处时,渋谷故作霸气地对丸山说:“喂,闭上眼睛。”


他却被自己的语气“噗嗤”一声逗笑了,还调侃了一句说:“小渋你这是要吻我么?”


不过说完他还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只是故意夸张地噘着嘴而格外煞风景。


渋谷心想着索性一巴掌糊在这张得意忘形的脸上好了,但是又想起了丸山在笔记本中可能是无心写下的一句话,心一横便也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在他扭曲的唇上印了一个吻。


然后自己就被他一把捞入了怀中,在他扑过来想要亲自己之前,终于说出了那句自己心中憋了好几天的话——


“夏天有你在真好。”




FIN.

评论

热度(123)

  1. 黑猫胃洞无敌大_求喂食SURI 转载了此文字